点击关闭

电脑记者-广东警方曾找人制作了“梅姨”画像

  • 时间:

【韩国渔船12人失踪】

11月18日,“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佈平臺”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網絡上流傳的廣東增城被拐9名兒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張畫像非官方公佈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長像如何,暫無其他證據印證。廣東省公安廳未邀請專家對梅姨二次畫像,廣東警方仍在積極開展尋找其餘7名兒童下落。CCSER(中國兒童失蹤預警平臺)不是公安機關官方權威平臺,請大家不信謠、不傳謠。

11月18日,CCSER負責人、中社兒童安全科技基金秘書長張永將對北青報記者回應稱,CCSER確實不是官方平臺,而是民間互助平臺。成立至今的4年時間里,平臺協助家庭找回了800餘名孩子。張永將說,他曾經做過刑警,平臺成立的初衷是希望能夠在前期削減基層民警的工作量,利用民間互助的方式找回孩子,同時信息也會同步報給警方,配合警方工作。

問及有沒有因為自己的畫像,警方抓錯人的現象發生時,林宇輝稱,目前還沒有發生類似現象。

11月18日下午,廣東省公安廳新聞中心相關負責人表示:“誰發佈的信息誰負責,沒辦法評價誰說得對還是不對。(廣東省公安廳)暫時沒有進一步的消息,如果有的話,會在第一時間對外發佈。”關於廣東警方是否曾與林宇輝接觸、合作,廣東省公安廳新聞中心相關負責人表示其不瞭解具體情況。

“為什麼會出現今天這種現象呢?”林宇輝解釋道,手繪“梅姨畫像”在媒體發佈後,有位電腦製作畫像的好心人認為,畫像有鉛筆的線條,有些人不太習慣,將普通畫像轉換成電腦畫像更有利於群眾識別,因為電腦畫像更接近真實的人。

林宇輝說,拿到電腦畫像後,申軍良將電腦畫像上傳到了中國兒童失蹤預警平臺(CCSER)上。“今年10月,廣東省公安廳發佈的是我的鉛筆畫像,這個沒問題,中國兒童失蹤預警平臺上發佈的彩色照片的確是非官方發佈的,但我認為,它們的作用、意義是一樣的。”林宇輝認為,電腦畫像是根據他的鉛筆畫像製作的,和他的鉛筆畫像非常接近。“我的畫像得到了‘梅姨’同居男子的高度認可,這是最重要的,他要是不認可,那就沒有下麵的事了。”

“神筆警探”林宇輝:“梅姨”確實存在,畫像為今年3月所繪,廣東警方曾正式發佈

該男子稱,“梅姨”行蹤詭異,在他家住幾天就走了,過兩天又回來,從來不暴露自己的真實姓名。當他問起時,她則說“你就叫我梅姨吧,他們都這樣叫我。”包括人販子團夥其他成員在內,也沒人知道她的真實姓名。

公安部:“梅姨”第二張畫像非官方發佈

11月18日下午,接受華商報記者採訪時,林宇輝介紹,公安部發佈的消息他也註意到了。“今天(11月18日),問我這件事的記者有30多位,這個可以理解”。林宇輝肯定地說,“梅姨”畫像是真實存在的事情——2019年3月5日,應廣州增城警方邀請,他遠赴增城為廣州警方繪製了“梅姨”畫像。

11月18日下午,曾在今年3月為“梅姨”畫下一幅手繪畫像的山東退休警官林宇輝告訴華商報記者,“梅姨”確實存在,手繪畫像系他所作,廣東警方曾正式發佈過,而電腦畫像的確非官方發佈,但它是根據自己的手繪畫像製作的,作用意義是一樣的。

“為了幫助那些被拐孩子的家人早日抓到壞人,這位好心人根據我的畫像免費作了一幅電腦畫像,並通過朋友發給我征求意見。我一看非常好,今年10月,就將這幅電腦畫像提供給了正在尋找孩子的申軍良。”

林宇輝同時通過華商報提醒廣大群眾,畫像只對公安機關破案提供幫助,不能作為證據使用,與“梅姨”相像的人在我國肯定不少,群眾看到與其相像的人,需要綜合分析,包括個頭、體態、口音等,不能看到有人像她就輕率去抓,這是不對的。”他同時認為,公安部18日發佈的相關內容,比如“梅姨是否存在”表述不是很準確。

“繪製畫像時,公安增城分局的民警就在現場。”林宇輝介紹,當天繪製“梅姨”用了四個多小時。繪畫結束後,曾與“梅姨”同居的那名男子看了後說非常像,之後,他將畫像交給增城警方,當時警方一直未對外公佈。“直到今年10月,廣東省公安廳才在其官方微博上發佈了我繪製的‘梅姨’手繪畫像。”(隨後,林宇輝給華商報記者發來了相關鏈接,華商報記者證實確有此事)

參與拐賣多名兒童的“梅姨”是否存在?近來各地頻傳的“梅姨”落網消息是否屬實?11月18日,隨著公安部一則“網傳‘梅姨’第二張畫像非官方發佈”消息的熱傳,讀者再次將目光聚焦到“梅姨”身上。

對於此次引發關註的“梅姨”圖片,張永將說,梅姨頭像來自於現有的公開資料,發佈這張圖片是希望讓大家能夠關註彩色的畫像,因為彩色照更加接近真人,如果有發現能及時舉報,沒想過會在朋友圈刷屏。

畫像作者:“梅姨”確有其人2017年退休的林宇輝退休前是山東省公安廳物證鑒定中心高級工程師,因其在央視“挑戰不可能”節目中通過模擬畫像“刻骨尋人”一舉成為“網紅”,被稱為“神筆警探”。美籍“華人神探”李昌鈺對林宇輝的畫功非常認可,2017年6月,在李昌鈺的推薦下,林宇輝根據美國警方提供的三段模糊視頻,繪出了中國留美學生章瑩穎被害一案的凶手畫像,對美國警方抓獲凶手起到了一定作用,在美國警界引發關註。“梅姨”的第二幅手繪畫像就出自他手。

林宇輝稱,2017年,增城警方曾就“梅姨”的相貌請人畫過一次像,並已在全社會發佈,正是因為見過“梅姨”的人說第一幅畫像不像“梅姨”本人,這才出現了增城警方請他第二次畫像的事。當時,中央有關媒體曾對此作過報道。

為儘快抓獲“梅姨”,2017年,廣東警方曾找人製作了“梅姨”畫像,並對外公佈,但“梅姨”一直在逃。今年10月,“梅姨”最新畫像及電腦製作照片被網絡和媒體大量轉發,“記住‘梅姨’的長相”一度上了微博熱搜。

42歲的申軍良是河南周口人,14年前,他1歲的兒子申某就被“梅姨”拐賣。11月18日晚,接受華商報記者採訪時,申軍良回憶了當時的一幕:2005年1月4日,他1歲的兒子申某在廣州市增城區沙莊街某出租屋內被兩名男子搶走。2016年3月,張維平等5名犯罪嫌疑人被抓獲,但中間人“梅姨”至今未被找到。經增城警方審查,2003年至2005年期間,張維平等人在廣州、惠州等地先後實施數宗拐賣兒童案。2018年12月,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張維平、周容平2人死刑,楊朝平、劉正洪2人無期徒刑,陳壽碧有期徒刑10年。

“‘梅姨’肯定是存在的,其他兩名被拐賣兒童找到了,我相信我的兒子也會很快找到。”18日晚,申軍良告訴華商報記者,14年來,為了尋找兒子,他辭去了企業管理的工作,為此花費了150萬餘元,舉債50萬元。妻子的精神也因此受到刺激,治療了很久才慢慢康復。“只要‘梅姨’一天沒找到,兒子一天沒回來,我就會一直找下去。”申軍良堅定地說道。 華商報記者 陳有謀

林宇輝介紹,給“梅姨”繪製畫像當天,在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他見到了接受警方問詢、曾與“梅姨”同居過一段時間的一位60多歲的男子,他們面對面交流了“梅姨”的相貌特征。該男子描述得較為清楚:“梅姨”體態不高,身高只有一米五幾,胖臉,鼻頭偏大,嘴有些大,三角眼,梳了婦女常梳的短髮。“梅姨”平時除了做紅娘之外,還做一些小生意,能說會道。

日前,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發佈通報,稱找回2名十餘年前被拐的兒童,這讓與“梅姨”有關的多起兒童拐賣案件再度引發輿論關註。據悉,“梅姨”真實姓名不詳,平時以紅娘為生,暗地裡還倒賣孩子。今年約65歲,身高1.5米,講粵語,會客家話,曾長期在廣東增城、韶關新豐等地區活動,涉嫌多起拐賣案件。

網上熱傳拐賣兒童嫌疑人“梅姨”畫像,公安部闢謠“第二張非官方公佈”

林宇輝:彩色照片和鉛筆畫像作用意義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