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集团破产-庞青年的水氢汽车也还存在着实现的可能

  • 时间:

【小唐尼回归钢铁侠】

根據人民法院官網近日發佈的公告,因青年汽車的破產財產已經分配完結,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二十條之規定,已於2019年10月21日裁定終結青年汽車破產程序。

乘用車市場節節敗退,而客車市場卻吃到了奧運會的甜頭,自此,龐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車算是走上了歧途。

2009年,龐青年拋出了一個總額444億元的投資計劃,欲在全國建立10大生產基地,使青年汽車的總產能達到146.3萬輛,龐青年合作的地方政府包括濟南、連雲港(601008,股吧)、六盤水、鄂爾多斯(600295,股吧)、杭州蕭山、石嘴山、海寧、泰安等等。篇幅有限,直接說重點,幾乎所有和龐青年打過交道的地方政府都給予了龐青年最大力度的支持,能出錢出錢,能劃地的劃地,沒錢出的也給了不少礦產,但最終的結果要麼是被青年汽車掏空後爛尾,要麼是與龐青年撕破臉對付公堂。

故事還將繼續?繼“水氫”汽車的鬧劇之後,青年汽車再次進入公眾的視野便是如今的破產。根據公告,杭州青年汽車可供分配破產財產總額為2.14億元,其中除破產費用、公益債務、職工勞動債權、稅款和應繳納社保款後,青年汽車用於普通破產債權清償的金額為2.05億元,債務清償率為28.47%。

另外,儘管如今的青年汽車聲名狼藉,但其其擁有的生產資質仍有可能被新企業利用。一個有意思的事實是,根據先前的公告,金華青年汽車製造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將生產地址變更至江蘇省如皋市城北街道雪袁線168號,這一地址正是賽麟的所在地。沒錯,就是那個又請傑森斯坦森又請吳亦凡來鳥巢宣傳超跑,最後推出一個非得叫“都市小電動跑車”的老頭樂的賽麟邁邁。

這個在四分之一個世紀之前就被認定為“忽悠”的故事,竟然在2019年被當成了先進典型,不僅得到了當地領導的表揚,還登上了當地報紙的頭版。

1995年,龐青年和北京北方車輛製造廠、金華經濟開發區三方合資成立金華尼奧普蘭車輛有限公司,然而3年間金華尼奧普蘭廠只生產出來了8輛客車,還由於漏風等質量問題賣不掉。而同年,金華尼奧普蘭與德國尼奧普蘭公司合作,引進新技術和新車型,算是輓救了龐青年剛剛升起的造車夢。又過了3年,青年汽車集團有限公司成立,註冊地址位於浙江省金華市工業園,龐青年持股比例為36.15%。

2019年5月22日晚間,南陽日報網刊發了一篇題為《水氫發動機在南陽下線,市委書記點贊!》的新聞。據上述報道稱,青年汽車的“水氫發動機”的動力技術已正式下線。車輛只需加水即可行駛。並且,在5月22日上午,南陽市委書記張文深到氫能源汽車項目現場辦公時也為氫能源汽車項目取得的最新成果點贊。

而在當介紹龐青年的故事之前,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1993年的國民喜劇《我愛我家(000560,股吧)》。飾演“二混子”季春生的葛優以自己是發明家為由騙吃騙喝,而季春生所謂的發明,就是“點水成油”。

“借這個發明我將比肩瓦特、牛頓、愛迪生,下屆諾貝獎捨我其誰哉?”

“你知道水是由什麼組成的嗎?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而氫和氧是可以燃燒的。放一個桶裝滿水,註意啊,得用鐵桶,木桶就燒沒了,倒上幾滴我的這個水基燃料母液,點上一根火柴,轟的一聲水就可以燃起來了,直到水燒幹了為止。”

但儘管如此,龐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車依然收穫頗豐,因為早在2018年9月,青年汽車與南陽市人民政府達成項目合作框架協議,兩個月後,南陽市鄧州市政府也與青年汽車集團簽訂了雙方氫能源汽車項目合作框架協議。項目總投資83.16億元,其中南陽市政府平臺出資40億元,預計2020年建成投產,不僅利稅超百億,還可增加1000多個就業崗位。

水氫迷局龐青年這個名字真正在公眾視野中火起來,其實是今年夏天,彼時的青年汽車依靠“水氫發動機”,在全國人民面前火了一把。

儘管在事後龐青年出面向外界解釋了其水氫汽車的工作原理,但由於其存在過多含糊不清的內容,連向其點贊的河南南陽政府回應面對巨大的輿論壓力時也改口宣稱“尚未認證驗收,此事系記者報道信息不准確,目前已要求涉事集團負責人龐青年寫情況說明”。最終,這個轟動一時的“水氫汽車”不了了之。

已經超過20次被列入“老賴”名單的青年汽車董事長龐青年已經窮途末路?還真不是,需要指出的是,雖然杭州青年汽車已經正式破產,但目前青年汽車總部還在正常進行工作。儘管已經在汽車行業混跡20餘年,但龐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車幾乎從未取得過任何成就,早年來向政府部門“畫大餅”,近年來找機會“騙補貼”,這便是青年汽車的發展之道,而隨著如今青年汽車的真相被逐漸揭露,龐青年還有機會成為那個改變世界的“季春生”麽?

看起來很好?其實這樣的把戲已經被龐青年玩的爐火純青。也不怪外界質疑龐青年,畢竟回顧龐青年在汽車行業的發展史,除了畫大餅忽悠人之外,確實沒乾出來過什麼正能量的事。

不過有媒體致電青年汽車集團時,其工作人員稱杭州青年汽車為其子公司,她對相關的業務並不瞭解,目前總部(指集團公司)仍在正常運營。

而就在2017年10月,龐青年所持股的金華青年汽車公司2014年銷售給上海巴士公交(集團)有限公司245輛新能源汽車,實際安裝電池容量小於公告容量,與《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不一致,申請補助的7417萬元一分未得。

據天眼查顯示,杭州青年汽車有限公司成立於2008年6月,經營範圍包含乘用車衝壓零部件、批發、零售汽車等,金華青年蓮花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持股比例90%;而青年汽車集團持有浙江青年乘用車集團有限公司6.45%的股份,參股了包括浙江青年蓮花汽車有限公司、泰安青年汽車有限公司,鄂爾多斯蓮花汽車有限公司等10餘家生產企業。

目前龐青年所關聯的公司多達73家,其中多家公司存在多條嚴重違法、經營異常等高風險信息。而龐青年本人,也被列為老賴20餘次,包括龐青年在內的青年汽車多位高管的股權,已被法院凍結。

剛剛進入汽車行業的龐青年有著“異於常人”的眼光,早年間他在接受採訪時便表示:“以前的縣委書記只要有輛吉普車就很好,現在就要坐桑塔納。高檔客車的需求肯定越來越大。”

真正讓龐青年品嘗到造車甜頭的還要追溯到北京奧運會前夕,2006年年初,北京為了打造“綠色奧運”,決定分兩批購買近800輛“綠色大巴”訂單,青年汽車拿下了其中的500輛。

而在青年汽車在客車領域嘗到甜頭之前,龐青年就已經有了走向更全面市場的苗頭。2004年,青年汽車入主已經奄奄一息的貴航雲雀汽車,獲得轎車生產資質;2006年,龐青年試圖與馬來西亞寶騰汽車合作,“雲雀汽車”也因此更名為“青年蓮花”,但經營不見好轉;2008年中,青年汽車曾經試圖收購美國通用旗下子公司薩博,最終遭遇失敗。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汽車維基。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事已至此,龐青年和青年汽車的故事要畫上句號了?彆著急下定論,畢竟青年汽車還有濟南青年、金華青年等多家公司,龐青年的水氫汽車也還存在著實現的可能。

“神乎其神”據公開資料顯示,1958年出生於浙江台州的龐青年放過牛、賣過茶,也開過拖拉機,而距離汽車最近的一個職業經歷,便是20世紀80年代在家鄉辦的一家小廠子,生產自行車輪胎。